第二十章 羊蝎子

  眼看太阳就要落下,远处警戒线外的记者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他们带的向导否决了要在沙漠里过夜的提议。向导是在附近找的牧民,给他们再多的钱,牧民们也不愿意在这里过夜。

  考古队的王队长也离开了。他走之前留下了几箱木炭和十来个睡袋,这些本来是考古队用的,现在我们民调局接手了,算是留给我们在这里过夜的必需品。

  孙胖子用胳膊肘碰了碰我,眼睛正向不远处眨眼,嘴里压低声音说道:“那边有只野羊。”

 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真的有一只黄羊溜溜达达地走到三四十米外的空地上。那里是考古队放垃圾的位置,本来会有人定期把垃圾收走,不过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,也没人顾得上来清理了。这只黄羊可能是饿急了,不顾远处有人,把头埋在垃圾堆里,寻找能吃的东西。

  沙漠上会有黄羊吗?先不想这个,有羊肉吃就行了,我正要掏枪却被孙大圣拦住,“别动枪,一开枪,郝头他们准开骂。”说着孙胖子已经拔出了一把匕首(这把匕首不是民调局的装备,属于孙胖子的私人珍藏),他反握匕首小心翼翼地起身,准备向黄羊的位置靠拢。

  “辣子,过来帮忙,再过一会儿就有烤全羊吃了。”孙胖子的眼睛泛出了精光。看来已经没什么能阻止他了。

  “就你这速度,能抓着羊?”我跟在他后面,小声地问道。

  “不是什么都靠速度的,辣子,看见这把匕首了吗?”孙胖子很夸张地耍了几个刀花,“九十八步之内,例不虚发,辣子,你从侧面上,咱俩包抄它。”

  我绕了个大圈子,走到了黄羊的身后。和孙胖子形成了掎角之势。可惜,那只黄羊的警觉性实在太高,吃几口就要抬头看两眼周围的动向。孙胖子走了没几步,就被它发觉。黄羊一转身,冲着我的方向跑来。

  “辣子!拦住它。”孙胖子大叫道。

  “你拦它试试!”我有点抓狂了,这胖货以为我是谁?刘翔吗?

  “小孙!飞刀啊!”

  孙胖子终于出手了,他奋力一甩手,匕首翻着跟头向我飞来。

  飞刀的准头奇差,力道却很猛,我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匕首很实惠地打在我的胸口,幸好打中我的是刀柄,不是另外一头。

  “孙胖子!你是不是故意的!九十八步穿羊还是穿我!”我摸着胸口,惊魂未定地骂道。

  “一会儿你再骂,先把羊抓住。”孙胖子跑过来说道。

 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,对着黄羊的后臀甩了出去。飞刀是以前在特种部队时的必修课,我的成绩虽说不上多好,可对付一只羊还不是问题。

  匕首准确无误地扎在了黄羊的屁股上,黄羊应声倒地,但马上又挣扎着站了起来,一瘸一拐地继续向前跑去。

  到嘴边的羊肉怎能让它跑了?我和孙胖子在后面紧追。黄羊虽然受伤,跑得却是不慢,我们又追了好一阵,眼看就要追到时,突然脚下一空,脚下的地面陷出一个大洞,我们二人一羊全都掉进洞中。

  一瞬间,我脑子里就一个念头,完了,为了口羊肉把命丢了,不值啊!

  可能是我上辈子积了大德,洞内竟是柔软的沙子,虽然是从十多米的高处跌落下来,竟然没有摔伤。倒是孙胖子掉下来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,躺在沙地上一动不动。不会死了吧?我探了探他的鼻息,还有气,死不了。

  没死就好办了,我知道让昏迷的人醒来有两个办法。人工呼吸不予考虑,用另外一个吧。

  我对着这张胖脸正反就是四个嘴巴。还想要再来四个时,孙胖子睁开了眼睛,他刚才可能是撞了头,眼神还有点迷离。先是上下左右看了看四周环境,然后眼睛微红地看着我说:“好哥们儿,怕孙哥一个人上路孤单,还特意陪哥哥我上路……”

  “呸呸呸!”我一把将他的胖脸推开,“要死你自己去,别算上我。”

  “你,我们没死?到底是怎么个情况?”孙胖子摸了摸自己的三层下巴,感到身上的某个部位紧绷绷的,“我脸怎么肿了?”

  “肿了吗?没有啊,你这是又胖了。”

  “是不是胖了我还能不知道?”孙胖子捂着脸直龇牙,“怎么脸上还火辣辣的?”

  “是你摔下来的时候,脸撞到哪儿了吧?”我赶紧岔开了话题,“你脸上的问题先放一放,油光水滑的又没少块肉。先考虑我们怎么回去吧。”

  孙胖子抬头望了望洞口的位置,说:“从这儿到上面有十二三米吧?”

  “最少十五米。”我回答道。

  孙胖子看了看洞内的墙体又看看我说:“辣子,你的身手爬上去没问题吧?”

  我苦笑了一下,伸手在墙上随便抓了一把,就将一整块墙皮抓了下来,“墙体风化很严重,里外都酥透了,根本承受不了我的重量。”

 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,想了一会儿才掏出电话自言自语道:“那就让破军过来接。不就是让郝头骂一顿吗?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没信号?辣子,你的电话有信号吗?”

  我无奈地看着他说:“在沙漠地下十多米有信号才怪。”

  孙胖子喃喃道:“这次赔大了,为了只羊搭上了半条命。嗯,那只羊呢?”说着开始四处张望找寻。

  对啊,那只羊哪儿去了?要不是孙胖子提起,我差点都忘了这地洞里还应该有只羊。这里就这么大,原地转个圈就看遍了,不可能找不着它。

 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,地洞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。好在我和孙胖子都占了天眼的便宜,看清周围的景物还是不成问题。

  胖子眼贼,沿着黄羊留下的血迹寻找,发现了一个不易察觉的洞穴,看样子黄羊是从这里钻进了洞穴。孙胖子量了一下洞的大小后来了精神,“辣子,这里好像能出去。”说完试探着弓起身子就要向洞里爬。

  我一把拉住孙胖子,说:“等一下,先探探路!看看洞里面是什么情况。你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?那什么,你的打火机给我用一下。”

  “你不是有吗?”孙胖子的打火机是正版的Zippo,正经的夜店三件套之一,平时舍不得拿出来,除非有妞才拿出来显摆一次。

  “废什么话,我的借给破军了,他还没还我。”我的手不耐烦地摊在他眼前。

  孙胖子不情不愿地掏出打火机递给我,“没多少机油了,你凑合照照亮就行了。”

  我没搭理他,直接从他手中拿过打火机,打着火后顺着洞口向里面扔了进去。借着光亮把里面的情形看了个大概。虽然有天眼能黑暗中视物,但还是有点亮光稳妥点。

  确定安全后,我和孙胖子顺着洞口爬了过去。洞口的另一边是一个类似西北窑洞的石屋。里面空空旷旷的,除了六个排成六角形的石墩之外没有任何东西。

  孙胖子收起了他的打火机后就开始东张西望,“那只羊呢?这里也没有门,它又跑哪儿去了。”

  “在这儿。”我在最后一个石墩的拐角处找到了半只羊,准确点说应该是副羊蝎子(羊骨架)。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,那只羊竟然被剥皮去肉,做得好像实验室里的标本一样,连一丝肉丝都没有留下。白森森的骨头架子在这环境中看上去真是没什么食欲。昨晚我和孙胖子刚吃的羊蝎子火锅,现在看起来,我俩应该有一段时间要吃素了。

  孙胖子的脸色也变了,惊叫道:“怎么回事?东来顺也没这种手艺。”

  我把手枪掏了出来,顺势打开了保险,“操家伙吧,小心我俩也变成羊蝎子。”

  孙胖子握枪在手,说道:“现在怎么办?再回刚才的洞里?”
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不行,回去就是等死,那里空间太小,真有什么东西来的话,我们连走八卦图的机会都没有。在这里还有机会搏一搏。”

  孙胖子说道:“那我们就在这儿待着?最后就算不变成羊蝎子,也饿死了。”

  孙胖子对我说话时,我突然觉得他的样子有点别扭,就问:“大圣,你的脸怎么了?”

  “脸?还是有点紧绷绷、火辣辣的。辣子,老实说,刚才到底是不是你打的?”孙胖子摸着自己的厚脸蛋说道。

  他和我说话时,我终于看清了他什么地方别扭。孙胖子左右脸颊上各有一个黑色的手掌印。这两个掌印比正常人的手要小上一号,而且两个掌印还都是四指。

  “大圣,刚才有什么东西碰着你的脸了吗?我不是开玩笑。”我看着孙胖子说道。

  “没有啊,我的脸怎么了?毁容了?我怎么没有感觉?”孙胖子开始害怕了,想找块镜子照照都办不到。

  “你等一下,别动。”我掏出手机对准孙胖子的脸拍了张照片。在我按动快门的一刹那,闪光灯竟然在孙胖子的头上照出了一个蓝脸的小人儿(就像戏台上小号的窦尔敦)。闪光灯熄灭后,那个小蓝人也消失不见了。

  我吓了一跳,再按动几次快门,闪光灯重新亮起,孙胖子头上的小人儿却看不见了。

  “好了!别闪了,我的眼睛被你闪瞎了。”孙胖子捂着眼睛喊道。

  我瞪大眼睛仔细看了看四周,什么也没有。这个小人儿好像有躲避我天眼的能力。打开手机的相册,果然有一张孙胖子和蓝精灵的亲密合影。我把手机屏幕递到了孙胖子的眼前。

  孙胖子看了后,打了个冷战。自己原地来回转了好几圈,伸手在自己身上上下左右来回扑腾,嚷嚷道:“这是什么怪物?辣子,帮我把它弄下去。”

  我也在他身边转了几圈,说:“没有了,可能走了吧。”话刚说完,我眼前一花,一个蓝色的影子从孙胖子的身后向我身上跳过来。

  我条件反射般地抬手,对着蓝影就是一枪。想不到那个蓝影的身法更快,在我扣动扳机的一刹那,它忽然调转了身子重新向孙胖子的身后躲去。蓝影的速度快得惊人,子弹出膛时,它已经到了孙胖子的身后。

  子弹擦着孙胖子的头皮飞过。孙胖子“嗷”的一声“你往哪儿打!”

  “你没看见吗?慢慢地转一圈。”我枪指着孙胖子说道。

  孙胖子脸上的肥肉正无规则地乱抖,他说:“你枪拿稳一点,别走了火。看见什么?你看见了?”他嘴里说着,身子还是十分配合地转了一圈。

  没有了,刚才那个影子再也找不着了。我把枪口压低,食指松开了扳机,“刚才你身上的东西要跳过来,被我一枪吓走了。”

  孙胖子有点惊魂未定地说:“辣子,你再好好看看。那个东西真的不在我身上了?”

  我仔细在他身前身后看了看,“没有了,应该是被我的那一枪惊走了。”

  孙胖子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说:“辣子,你刚才那一枪没打中它?你也会失手?”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。刚才的一枪我判断得没问题,按弹道看它明明是躲不开的。可是在子弹出膛的瞬间,它的速度竟然能快过子弹!

  我和孙胖子正在高度戒备之时,就听见我们进来的那个地洞里传来了两声沉闷的声响。在这种状态下,我和孙胖子的枪口不约而同对准了洞口的位置。

  “辣子,大圣,你们俩在里面吗?”洞口那边传来了破军的声音。以前怎么没发现破军的声音这么好听。

  “在这儿!在这儿!”我和孙胖子大喊道。几秒钟后,两个人从洞穴的那一头爬了过来。我和孙胖子都没料到,第一个进来的是郝文明。破军跟在后面,他两米多高的块头稍显吃力地爬了过来。

  “郝头,还劳您大驾了。”我和孙胖子快走几步迎了上去。郝文明没搭理我们俩,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六个石墩,然后围着那六个石墩来回走了几圈,最后看见了那副羊蝎子。

  “郝头,这里不对劲,刚才我和大圣遇到了一个蓝色的小怪物,他的速度快得连子弹都打不中。”我跟在郝主任的后面说道。

  郝文明没搭理我这茬儿,他的心思都在石墩上面,又走了一圈后,终于停下了脚步,开始自言自语道:“我们都想错了,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大月氏国的皇宫。”

2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