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沙漠中的遗迹

  一个多月前,巴丹吉林沙漠经历了一场大沙暴。当地人也没把它太当回事儿,这样的沙暴每过几年就要来一次。铺天蔽日的黄沙虽然瘆人,但只要闹沙暴的时候离沙漠远点,就没什么危险。

  半个月后,兰州军区的战机在做例行飞行训练时,发现了沙漠中心已经起了变化,原本平整而单调的沙漠上竟然多了一些东西。

  由于只是在高速飞行的战机上掠过一眼,那名飞行员不敢肯定看到的是什么,但还是向上级作了汇报……

  几天以后,甘肃省文物局的考古队,到达了飞行员看到的位置。随队一位考古学的权威,根据在现场找到的一块双牛角图腾,认定了这里就是两千年前大月氏国国都的所在地。虽然还有在学术上的一些争论,例如大月氏国是游牧民族,不可能会有这么大规模的建筑等等,但随着挖掘的进行,几乎所有出土的证据都证实了这里就是消失了两千年的西域古国——大月氏国的所在地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,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。顺着主城区挖掘的延伸,很快就锁定了大月氏国皇宫的位置。在一天前,又得到了振奋人心的消息。发现了一处洞穴,似乎可以进入皇宫的内部。

  于是就有了连续三队人马失踪的事件。等我们到时,没想到又有第四拨人马失去了联络。

  丘不老沿着深坑走了几圈后,折了根冷焰火,顺着深坑扔了下去。赤红色的光亮最后停止在地下三十多米的位置上。

  孙胖子借着冷焰火的光亮观察了深坑的四壁,又听王队长介绍了发现深坑的时间后说道:“几位领导,这里面有人工开凿的痕迹,不会是盗墓贼干的吧?”

  论这个,欧阳偏左是大拿,他说:“不像,这个洞洞不像是盗洞,洞口太大,而且周围也没做什么掩饰,目标太明显,应该不是盗洞。”

  丘不老聚齐了二室的人马开起了小会。二室这帮货们声音压得极低,郝文明和欧阳偏左有意无意都和他们拉开了距离。我装作系鞋带,蹲在了原地,竖起了耳朵勉强听见他们说到了“内宫、酒碗、蚺、浮屠教”几个词组。

  我本来还想再听一会儿,可惜被郝文明喊了回来,“辣子,过来!瞎打听什么?不是我说你,学好不容易,学坏一出溜儿。”

  我悻悻地走到了郝文明的身边,纳闷的是二室的人对郝主任这几句不阴不阳的话也没什么反应,也不知道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。

  “照我说的办!王子恒,开始吧。”丘不老的会议时间并不长,王子恒是二室的副主任。说实话,虽然我看不惯王副主任牛气哄哄的做派,可还是佩服他的工作能力。别的都不说,单单六个调查室只有他一个副主任,就可见此人的能力非同一般。

  王子恒先是在地上画了个圈,接着从背包里取出六个小黄旗,工工整整地插在了圆圈的外围,最后又掏出了六枚铜钱,对应六个黄旗在圈内摆了一圈。

  孙胖子看着好奇,凑到郝文明的耳边小声说道:“郝头,他们这是在干什么?摆阵?”

  郝文明斜眼看着王子恒摆完了最后一枚古币,才慢悠悠地对孙胖子说道:“他摆的是——拜六方阵。简单点说吧,这个拜六方阵是谈判用的,六方代表六道轮回。无论这洞里面是什么,最后都躲不开归于六道。如果识相的话,会听从摆阵人的安排,等摆阵人做完要做的事后,会办场法事,超度六方阵周围的亡灵,让他们早入轮回。”

  孙胖子越听眼睛瞪得越大,说:“这个好,以德服人嘛,郝头,这个拜六方阵怎么不教我们?”

  郝文明白了他一眼,“不教你们?你是想经常出来和邪祟谈判,以德服人呢?还是想在民调局朝九晚五混到退休呢?”

  孙胖子不愧是无间道出身,会看眼色,马上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“其实这个拜六方阵也没什么好的,不就是黑社会谈判嘛,我是什么出身?警察!郝头,谈判的事不适合我。”

  “郝头,既然这个拜六方阵是谈判用的,那么,要是谈判破裂了会怎么样?”我转头向郝文明问道。既然是谈判,未必次次都会成功。

  郝文明还没来得及回答我的话,二室的王副主任就用事实演示了。就听见王子恒大喝一声“孽障,不识抬举!”刚才我们三人只顾说话,王副主任的阵法已经出了变化。凭空突然刮起一阵邪风,对周围的事物都没有影响,只单单将王子恒插的六面小黄旗吹得呼呼直响,就连摆在地上的六枚铜钱也隐隐有被吹起的趋势。

  王副主任双手飞快地变化了几个法诀,邪风不但没停,还越刮越大。六面小黄旗已经被吹跑了两面,那四面被刮走也就是迟早的事。

  王子恒脸色发青,正准备咬破食指,借自己的血气巩固阵法。手指刚放进嘴里,还没等咬,就被丘不老拦住了。

  丘主任一脚踢飞了剩余的四面小黄旗,怒道:“给脸不要!”

  远处的郝文明也说道:“谈不拢就抄家伙吧,老丘,用帮忙吗?”

  丘不老冷笑一声说:“我们二室自己能搞定,不劳你们一室大驾。”说完一摆手,手下的调查员拎着两个麻袋过来,顺着洞口将两个麻袋内的白色粉末一股脑儿倒了进去。

  “郝头,那是什么东西?”我指着扬起的白色烟雾向郝文明问道。

  “石灰粉,破阴气用的。洞里的阴气重,下去之前先用石灰吸干洞内的阴气,破了妖孽的地利。”郝文明嘴上说着,眼睛却不离丘不老的动作。

  两袋子石灰粉倒完后,王子恒向他的本家,考古队的王队长要了一大块帆布,将洞口蒙住。捂了二十分钟后,才将帆布撤走。

  丘不老已经安排好了下去的人手,他亲自带队,身边跟着五个二室的调查员。王副主任带着其他人在洞口负责接应。

  丘主任安排妥之后,接过了手下调查员递过来的一个长条包袱,斜着背在身后,拽着已经固定好的登山绳,第一个滑下去。其余五人跟在他后面也陆续滑了下去。

  丘不老等人都下去之后,下面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响动。王子恒显得很镇定,手握着通讯器,并不着急立即联络丘主任。

  过了三四分钟平静的等待后,洞里终于发出了响动,像水煮开了发出的咕嘟咕嘟的声响,只是声音要大得多。没过多久,这股声音变得尖厉起来,十几秒钟后,声音尖厉得到了极端,给人一种要刺破耳膜的感觉。

  “下面没事吧。”我捂着耳朵向王子恒问道。

  这时,王副主任也没了刚才的沉稳劲儿,脸色变得发白,额头上也见了汗。声音来得快,去得也不慢。就在我以为我的耳膜马上就要被刺穿的时候,那股声音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王子恒这才对着通讯器喊道:“丘主任,你那边怎么样了?”

  “没事,一点小插曲而已……”通讯器里传出了丘不老的声音。可能是丘主任途经地下的盲区,通讯器在一阵短暂“失聪”后又恢复了正常,继续传来丘主任的声音“下面的岔路很多,我没看见失踪的人。你们在上面也要密切注意,要是发现什么异动,不要私自做主,一切听郝主任和欧阳主任的,你让郝主任和我说两句。”

  丘不老本来信心爆棚,说好了二室能自己搞定的。现在突然改了口风,八成是和刚才的巨响有关。虽然不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从丘主任态度的突然转变也能察觉出来,下面的东西让他多多少少有点吃力,起码从口气上不是那么硬了。

  王子恒答应了一声后,臊眉搭眼地将通讯器交给郝文明,“郝主任,您看……”

  在民调局待了这几个月,我多少了解郝文明的脾气,我们这位主任心眼不大,平常就看王子恒不顺眼,加上在飞机上挖苦孙大圣,让郝主任有点下不来台。现在这里他和欧阳偏左最大,应该不用太给王副主任面子了吧?

  果然,郝文明并不接通讯器,只是看了王副主任一眼,说:“你和老丘说,地面上我和欧阳偏左看着,让他放心在下面折腾吧。”

  王子恒再看欧阳偏左,想让欧阳主任说句话、给个台阶。没想到这老酸货装作没看见,一扭脸站在了郝文明的身边,直接就把王副主任晾那儿了。

  好在郝文明刚才的话,丘不老在通讯器的那边已经听到。上面什么情况,一个单位这么多年了,他八成也能猜到,“上面就麻烦你们了。”邱主任最后一句话说完,通讯器里再没了动静。

  在这之后的几个小时里,地上地下都算是风平浪静。深坑的入口有二室的人在层层守着,我和孙胖子过去转了几圈,开始还能和二室的前辈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。只是碍于王副主任在旁边立着,他们的话都不太多,问一句答一句的,实在没什么意思。时间一长,孙胖子开始觉得絮烦了。

  “辣子,你带吃的了吗?分我一点。”孙胖子苦着脸向我说道。上一顿饭是在飞机上吃的航空餐,米饭配香菇烧鸡块。虽然味道还说得过去,就是分量上差了一点。加上活动了几个小时,早就消化得差不多了。别说孙胖子,我也有点前心贴后背了。

  “我哪知道要带吃的东西?大圣,有困难找领导。”我推着孙大圣的身子原地转了半圈,他的前方就是两个正在窃窃私语的主任。

  看见领导就等于看见饭辙儿了,孙胖子磨蹭了几步,走到他俩的身边,在郝文明的面前龇牙一乐,说:“郝头,不是我说,是不是该吃饭了?兄弟们都快撑不住了。”

  还没等我附和,郝文明的眼睛就瞪了起来,“你学谁呢?不是你说还是不是我说?怎么说!你会不会说?是你说还是我说?到底你想怎么说?”郝主任这几句话绕口令似的,说得又快又狠,孙胖子张大了嘴巴,一时之间愣是没接上下句,看得欧阳偏左捂着嘴巴在一旁偷着乐。

  “郝头,您甭跟大圣一般见识,他是饿极了,低血糖,还有点脑供血不足。”我在旁边打起了圆场。孙胖子也赔着笑脸说道:“是啊,是啊,我一饿极了就这样不会说话,真的,不是我说,郝主任,有吃的没吃的?”

  “你还学我?”郝文明眼睛瞪得更大了,但终究是自己人,还不能真和他发火,郝主任没好气地摆了摆手说:“直升机里有,去拿吧。辣子,你去帮着搭把手,多拿点过来,人多。”

  郝文明刚说完,孙胖子已经跑到了直升机那边。我看着他堪比刘翔的身法,心中暗自腹诽跑五公里的时候,没见他有这样的爆发力,哪一次不是我架着他才跑完的?下次再跑五公里前先饿你两顿。

  等我走过去时,孙胖子已经开始卸货了。就是几箱方便面和面包。这怎么吃啊?我和孙胖子大眼瞪起了小眼。在戈壁沙漠里,大太阳烤着,就着面包啃方便面?咽不下去啊。

  还好考古队的王队长有眼力见儿,他把考古队剩的几桶饮用水送了过来,又不知从哪儿捣鼓出个煤油炉子来,拉上了郝文明和欧阳偏左两位主任开始烧水下面,就这样算是对付了顿方便面。

  吃完后,郝文明授意我和孙胖子去替换看守深坑的二室精英们。没曾想,被王子恒直接拒绝了,王副主任死活就是不让我们俩过去。他把二室的人马分成了三组,轮流下去吃饭休息,他自己则直接把饭盆端上了坑口。

  “娘的,好心当成驴肝肺,什么玩意儿。”孙胖子骂骂咧咧地回到了郝文明的身边。对于王副主任的做法,郝主任并不太意外。他只是冷笑一声,对着孙胖子说道:“那样更好,省得你们过去晒太阳熬油了。”

  老在这儿待着也不是事,我说:“郝头,这样的任务一般多长时间能结束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郝文明点上根烟,猛抽了一口,“那得看丘主任在下面忙得怎么样了。丘主任手脚麻利的话,明天上午就差不多了。”看来今天晚上得在沙漠里凑合一宿了。

4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