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撞客

  一大早,我和孙胖子就到了地下二层的训练场。没想到郝文明和欧阳偏左到得比我们还早,他们把我和孙胖子带到了一间由玻璃板搭成的训练室里。

  这间训练室我和孙胖子没来过,里面除了老王和欧阳偏左之外,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训练室中心的椅子上,说坐着好听点,这哥们儿几乎是半躺在椅子上,要不是他的身子时不时地抽搐一下,我还真以为他坐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  “好咧,人齐咧,开始吧。”欧阳偏左发话了。

  嗯?他什么意思。开始吧,怎么开始?正在我发愣的时候,郝文明说道:“今天可以说是你们俩的实战演习。你们的目标是他。”说着一指躺在椅子上的那个哥们儿“这个人叫刘丰华,是石家庄某地的农民,半个月前,他杀死了自己全家六口,其邻居报警将他抓获。

  “经司法鉴定,刘丰华得了精神病的一种——癔症,而且有重度精神分裂、妄想症。这件案子五天前转到我们民调局,不是我说,你们看看这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?”

  不对!他不是精神病,我仔细地看着这个刘丰华,他的身上有两个模糊的影子,一个影子和刘丰华有九成相似,不过正萎靡地被另外一个影子压着,不能有丝毫反抗。

  压着他的影子显得十分暴虐,时不时地在另一个影子身上拍打撕咬着,不过看得出来,这个影子十分惧怕郝文明和欧阳偏左,他俩咳嗽一声,这个影子马上就缩成了一团。而刘丰华本人则目光呆滞,看上去全无生气。

  没等孙胖子说话,我抢先说道:“他不是精神病。”

  “哦?”两人主任饶有兴趣地看着我,郝文明说道:“你接着说。”

  “他被撞客了,鬼附身了,邪灵冲体,具体说法我不知道,反正就是这类事情……

  “你们俩现在来证实一下,刘丰华是撞客,而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。”郝文明看着我和孙胖子说道。

  易副主任倒是讲过辨别撞客的方法,好像是要扒开眼皮,观察瞳孔什么的,可惜我记得不太清了。

  孙胖子就更不用提了。讲到撞客那会儿,这货睡得像死猪一样。口水流到裤裆里都没有发觉。睡醒后,看着湿漉漉的裤裆愣了半天,还好意思问我尿失禁算不算前列腺炎的征兆。

  指望不上这胖子,就得自己来了。有什么大不了的?水帘洞里的干尸老子干掉的都不止一打了,还在乎这么一个瘫在椅子上的撞客?

  我深吸了口气,走到刘丰华的眼前。他还是低着头,一副呆滞的表情。迎着他的眼神看去,这家伙眼睛微闭,看不出来瞳仁有什么不妥。不过就这么瞅着,他好像也没什么杀伤力。

  趁这当口,我小心翼翼地伸手向刘丰华的眼睛摸去。冷不丁听见身后那个胖货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辣子,你小心点,别再让他咬着。”

  大爷的!闭上你的乌鸦嘴。我心中怒骂,又不敢骂出声来。让他这么一说,我真有点紧张起来。

  还好刘丰华没有什么异常。我颤颤巍巍地扒开了他的眼皮。虽然我加了提防,可还是被他眼皮里的东西吓了一跳。

  眼皮里的东西已经不能算是瞳孔了,看上去更像一个白色的蜡球,有个米粒大小疑似瞳仁的东西镶在蜡球中央。这还不算,两只蜡球在眼眶里滴溜溜乱转,看得我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这和在水帘洞里遭遇干尸的感觉不一样,虽然紧张,但还不至于惊慌失措。老子背后有人!怎么说身后也站着两位主任,再怎么看他俩也不像吃干饭的。

  说到两位主任,我回头望了一眼,想听听他俩的意见。没想到,我这一眼看去,那两只老狐狸竟然没了踪影。后面只有那个胖子还在不错眼珠地盯着我的一举一动。

  我心里有点没底了,对着这个吃货大吼道:“他俩人呢?”孙胖子没有听懂,先是愣了一下,马上就反应过来。他站的地方光线最好,一眼就看见两个主任已经出了这间玻璃训练室,欧阳偏左正在上锁。

  这胖子不愧是干过无间道的,对于危险的嗅觉最为灵敏。看出不对,他几步跑到房门的位置,说:“欧阳主任,你先开一下门,我要去撒尿。快点,我憋不住了。”

  没等欧阳偏左说话,郝文明先冷笑了一声道:“你在里面尿吧,一会儿我找人打扫。”看着孙胖子脸上已经急得开始抽搐的表情,郝文明又说道:“不是我说,你要是真憋不住,尿在里面也没关系。只是别怪我没提醒你,要是那么干,就算你泄了阳气。一般的邪祟对这个最为敏感。刺激了这个撞客,一发不可收拾,可别怨我没提醒你。”

  我也顾不得什么眼珠和蜡球了,直接蹿到孙胖子的前面,隔着玻璃门板对郝文明和欧阳偏左说道:“两位主任,这算什么?你们把这事说清楚!”

  郝文明冷眼看着我,慢悠悠说道:“我刚才都说是实战了,是你们警觉性太差。这次的主要考核项目,就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,在撞客的身边坚持二十分钟,如果你们有本事把他解决了更好。不是我说,看看你们后面。”郝文明指着我们身后说道。

  不用他说,我已经感到不对劲了,刘丰华的方向传来一阵“咯咯”的笑声,还夹杂着自言自语的声音,说话的声音很碎,完全听不懂是在说什么。

  不会这么凶吧?在水帘洞里好歹我还有支突击步枪,在这里有什么?有一个二百六十多斤的胖子!

  “辣子!”二百多斤的胖子在后面直捅我的后腰。不用想都知道为什么,我来不及向后看了。走为上策,一道玻璃门而已,打不开还撞不烂吗?

  我一咬牙,后退了一步,猛地跳起来,全身的力量都用在胳膊肘上,向玻璃门撞去。

  结果和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。“嘭”的一声,我被玻璃门反弹到地上,这是什么玻璃?竟然丝毫无损,连条划痕都没有。反倒是我撞到了胳膊肘上的麻筋,又麻又疼。

  “辣子!”孙胖子的声音已经尖厉了起来。我回头看去,刘丰华已经站了起来,和刚才已经完全不同,那个暴躁的影子已经和他的身体重叠了,几乎没有任何破绽。

  刘丰华的表情没了原本呆滞的模样,变成一脸的狞笑,嘴里还时不时地吐几口黄绿色的液体,正慢慢向我和孙胖子走来。

  “没事!”我给自己打气,“他走不快,这里空间不小(差不多一百三十多米),和他磨下去,二十分钟很快就过了。”

  我话说得早了点,刘丰华的步法越走越快,看起来这副皮囊已经被那个影子适应了,没走几步就已经向这边冲过来了。

  “分开跑!”我大叫一声,和孙胖子分别向两个方向跑去。刘丰华愣了一下,不过他马上找了目标,朝我奔袭过来。

  刘丰华的敏捷出乎我的意料。早知道我就把装备带来了,就算没枪没子弹,有根甩棍也是好的。

  我已经能闻到身后刘丰华身上那股腥臭的恶气,他的双手差不多也已经触碰到了我的衣服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我的脚习惯性地向左迈了一步,刘丰华一把没抓住,竟然让我从他的旁边闪了过去。他转过身又向我抓来,我只是继续刚才的步法,和刘丰华在八卦图里绕起了圆圈。我和他只差了不到一米的距离,可这个撞客怎么都抓不住我。最后,不情不愿地放弃了我,转身向孙胖子走去。

  嗯?这是被电过了三个月的特训成果!值了!我反应过来,对孙胖子大喊道:“按八卦图跑!”孙胖子的情形和我差不多,刘丰华明明在他身边可就是碰不着他。

  不过刘丰华也不是白给,附在他身上的恶鬼看起来智商也不低,他竟然把孙胖子向我的方向逼来。到了距离我五六米远的地方,他突然放弃了孙胖子,重新把目标变成了我。

  一招鲜吃遍天。我继续着刚才的步法,刘丰华还是奈何我不得。当我换位到四十二时,才发觉孙胖子已经离我很近,这货正站在四十三的位置上。

  我去!你离我这么近干吗。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,眼睁睁和孙胖子撞在了一起。刘丰华一手一个,掐着脖子将我们俩提了起来。

  “他……要……干……什……么?”这几个字是从孙胖子的嘴里挤出来的,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酱紫。虽然看不见我自己的脸色,也知道和他差不多,“你……怎么……不……去问……他?”

 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还没有进来的意思,难道我今天要交待在这儿了?当初在老家的高人给我算过命,不是说我能活八十六的吗?想到那个二把刀的高人时,我脑子里突然闪出以前闲聊时他说过的一句话,童男子的舌尖鲜血至阳,是邪祟的克星。

  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咬破了舌尖,攒了一大口血,对着刘丰华的脸喷了出去。鲜血溅到他脸上的一刹那,明显感到刘丰华手上的力道减弱了很多,而且能感到他有微微颤抖的趋势。

  童子血有用!再来一口!我第二口血紧跟着就喷上了。刘丰华哀号一声,松开了我和胖子,双手捂住脸,浑身不停地剧烈颤抖。虽然他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,我还是看出了在他身体中,那个暴虐的影子已经开始冒起了白烟,就像是被泼了硫酸一样。

  “咦?辣子,你吐血了,你怎么他了?”孙胖子被掐懵了,没看出状况。

  我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“一边待着去。”舌头剧痛,话都说不清楚了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,在水帘洞里就看出你是扫把星附体,哈雷彗星转世。要不是你,我也用不着咬舌头喷血了,想到这儿,舌头疼得更厉害了。

  “不错嘛,让你们俩坚持二十分钟,想不到你们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。不是我说,谁叫你用童子功破邪的?”郝文明和欧阳偏左溜溜达达地走了进来。

  欧阳偏左走到刘丰华的身边,扒开他的眼皮看了几眼,“他莫事咧,送给四室处理一哈,再养几天就好咧。”

  我心里在问候他俩的家人,脸上努力不带出来,说:“两位主任,我和大圣的考核算是过了吧?”

  “别那么咬牙切齿的,新人都要过这一关。再说了,不是还有我们俩吗?你们吃不了亏的。”郝文明这话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。刚才我在拼命的时候,好像看见了他和欧阳偏左正在嗑瓜子。

  郝文明看我和孙胖子脸色不善,才终于说出了主题“好了,从今天起,辣子你和孙大圣就是我们民调局正式的调查员了。从明天开始,可以参与一室的工作了。”

9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