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民调局的幸福生活

  白头发的年轻人?我心里咯噔一下,孙胖子和我对视了一眼,他的目光中满是询问,看他的样子比我更惊讶。我叹了口气,回头对着郝文明说道:“郝主任,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不会叫吴勉吧?”

  “吴勉?不认识。”郝文明皱着眉摇了摇头,“当初高局长带回来的,就是现在六室的调查主任——吴仁荻。”

  哦,我和孙胖子长出一口气,原来是同姓不同名。不过这名字起得倒也霸道,能和他匹敌的怕只有传说中的东方不败了。

  “民调局的事先说到这儿,以后有时间,捡能说的再和你们说。不是我说,现在带你们去个好地方。”

  进了电梯后,郝文明掏出一张门禁卡,说:“忘了和你们说了,楼上九层没有限制,所有内部人员都可以随便出入。地下五层设了限制,普通行政人员没有进入地下室的权限。调查员只能到达地下二层,六个主任能到地下三层,局长是地下四层。”

  说着指了指我们手中的箱子,“你们的基本装备里就包括了进出一二层的门禁卡。”

  我听出郝文明的话里有问题,“不对啊,不是说地下五层吗?局长只能到四层,那第五层是谁去的?”

  “自打有民调局,第五层就没开过。至于它是对谁开放的,你去问高局长吧。”郝文明似笑非笑地说道。

  “都说只有高局长知道了,谁敢问啊。”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。郝文明没理他,刷了门禁卡,按了地下二层的按键。电梯进入地下后,慢得离谱,差不多三分钟后才到达了地下二层。

  这里是地下室?还只是第二层?眼前的一切已经不能用壮观来形容了。层顶的高度最少五十米,从我的角度放眼看去,真的是一眼望不到边。总之,在这里随随便便开两个足球场还有富余。

  孙胖子咂吧咂吧嘴,称奇说道:“郝主任,这里是地下室还是防空掩体?”

  “还是防原子弹的那种……”我接了一句。

  “没见过世面,等你们见识过第三层再发表意见吧。”郝文明边说边带着我们俩向里走。

  相比较民调局冷冷清清的主楼,这里多少还有些人气。出了电梯没多远,就看见有四五个人聚在一起,为首的一人二十五六的年纪,嗯?金发碧眼,竟然是个外国人。

  民调局不是很低调嘛?为什么会有外国人?没容我多想,那个外国人已经走了过来,主动打起了招呼,说出话来一嘴纯正的京腔“嗨,郝主任,不是说高局长把您找去了吗?这回来得也忒快了吧。你后面这两位哥们儿怎么称呼?”

  看样子,郝文明很是不惯这个外国人略显轻佻的样子,说:“你能不能像一般外国人那么说话?不是我说你,这一嘴的京片子都是跟谁学的?”

  “这个我可做不到,我亲爱的郝。”再说话时,外国人收敛了京腔,不过肢体语言却丰富了起来。他摊开双手,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很是夸张,十足欧美人的做派,“我无法压制我的天赋,是语言天赋。你懂的,我亲爱的郝。”

  被一个外国男人称为“亲爱的”,郝主任明显还是不适应,“行了,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。”郝文明妥协了,他伸出手向外国人一摆手,“这个外国人是调查三室的主任,雨果主任。那几个是三室的调查员。哎,说真的,雨果,你的全名是什么来着?”

  “郝,我对你的记忆力感到很遗憾。我的全名是尼古拉斯·;K·;雨果。你们可以叫我雨果,当然,叫我尼古拉我也不会介意。”尼古拉斯·;K·;雨果略有不满地说。

  郝文明没理他这茬儿,继续自顾自向我和胖子介绍道:“雨果主任的三室是负责国际宗教事务的。别看年纪不大,他可是梵蒂冈派来的交流人员。”

  说着又将手摆向我和胖子的方向,“他俩是我们一室的新人。今天刚来报到,胖的那个叫孙大……孙德胜,不胖的那个叫沈辣。”

  自打郝文明说出雨果来自梵蒂冈的时候,孙胖子就皱着眉头在瞎寻思梵蒂冈是什么地方。突然一拍大腿道:“想起来了,梵蒂冈是基督教的老巢!”

  他这话一出唇,雨果的嘴角就抽动了几下,脸上也变了颜色,好在瞬间又恢复了正常,说:“孙,我的朋友,你刚才的话,如果是在梵蒂冈说,将会是一场无法弥补的噩梦。好在这里是中国。不过,孙,你真的应该去重新了解一下西方主流宗教的知识了。”

  就在他还要继续普及天主教、基督教和东正教的区别时,电梯又开了,出来了一个高大的白种男人,一出来就径直向我们走来。看到郝主任后,他微微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了招呼。然后就直奔雨果,在他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。

  这地下二层实在太空旷,这样的距离,再小声说话也难免会被别人听到几句。可惜听到了也没什么作用。我竖起耳朵也没听明白。他说的不是英语,应该是拉丁语系的某种语言。

  白人男子说完站在了雨果的身后,雨果并不解释,只是不动声色地冲着我们笑了笑说:“抱歉,看来我要离开了。有些小事需要我去处理一下,沈、孙,很高兴今天能认识你们,”说着张开双臂就要拥抱我和孙胖子。

  雨果的举动让我吓了一跳,长这么大,我还没被一个男人这么抱过。孙胖子直接后退了几步,把我让了出去。还好我贼起飞智,双手冲着这个外国老爷们一抱拳说:“雨果主任,您太客气了。”

  雨果愣了一下,随即呵呵一笑,抱拳回了个礼说:“你们中国人的礼节真是太有趣了。”说完便告辞,带着白人男子和他手下的调查员坐上电梯离开了。

  看着电梯已经升起,孙胖子才说道:“主任,后面来的外国人是谁啊?”

  “是雨果的跟班,叫莫耶斯。你们可别小看他,要论真实本事,他可不输给雨果。”

  孙胖子有点不以为然地说:“要真有本事,还做跟班?”

  “你懂个屁。”郝文明白了他一眼,继续说道,“不是我说,国内的事儿你还没搞明白,外国人的事儿,你瞎掺和什么?”

  说完继续带我们向前走,一直走到地下二层靠里的一处房间。郝文明打开房间门说:“进来吧,到地儿了。”

  我进了房门才发现这里是内有乾坤,里面竟然是个标准的五十米靶场。看样子以后的工作还要和枪打交道。不考虑那么多了,我和胖子将箱子放在了靶场的射击台上。

  郝文明掏出一包香烟,没有让让我们的意思,点上一根后说道:“把箱子打开吧,密码是501215。”

  “主任,这个密码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”我边拨动密码便说道。

  “也没什么特别意思,1950年12月15日,是高胖……高局长的生日。对了,到时候别忘了得意思意思。”

  还得意思?我心里开始不爽起来。好在箱子已经打开,分散了我的注意力。箱子里面分成两层,上面的一层整齐地摆着一支九二式手枪,右边码放着四个弹夹。左边规规矩矩摆放着好像手机包一样的皮袋子。

  第二层更有意思,竟然是各式各样的证件。有海关的、检验检疫局的、公安局的、检察院的……最离谱的是还有一张中央内卫处的工作证,而且每张证件上都贴着我的照片。

  孙胖子几乎每张证件都翻看了看,说:“主任,你们这假证做得不错啊,比大街上二百块钱做的好多了。”没等郝文明说话,我抢先说道:“大圣,你怎么那么门儿清?”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憋了半天也没编出来,最后憋出一句“我猜的。”

  我已经没心情和他逗闷子了,转身对着郝文明说道:“郝主任,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?”郝文明吐了个烟圈说道:“问吧,我不一定说。”

  “我和大圣今天是第一天来报到的吧?”

  “嗯?这也叫问题?”郝文明歪着脑袋看着我,“不是我说,这个不用问我,得问你们自己。”

  “我也知道这个不叫问题,问题是为什么我和大圣第一天来报到,这些证件上就有我们的照片?而且照片也不是粘上去的,是用激光打印,然后扫描到证件上的。这么多张照片打印上去得花点时间,短时间不可能做好。”

  和我预料的不一样,郝文明听了我的话,并没有惊讶的举动,反而学着孙胖子那样眨巴眨巴眼睛,说:“这个问题你还是问高局长吧,不是我说,东西是他准备的。”

  孙胖子扒拉着十多张证件说:“主任,这么多假证件,成本很高啊。”郝文明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“谁说是假的?这里的证件百分之百都是真的。不是我说,你们俩也知道,我们的工作单位不能太招摇,外出做事的时候不能报字号,有这些证件就方便多了。”

  “咦?还有这个东西。”孙胖子先从箱子里拿出一根短棍,迎风一甩,甩得笔直,竟然是根警用甩棍。

  孙胖子虚劈了几下,问:“民调局用得着甩棍吗?”郝文明有些不耐烦了,说:“这些都是基本装备,都是以后你们用得上的。还有件事要和你们提前说一声,在正式工作之前,你们俩要接受民调局三个月的特别训练,训练通过之后才能正式上岗。”

  “主任,你的意思是说要是没通过训练,就不能工作?刚才签的合同就作废?”我正为刚才的合同后悔,没想到这么快老天爷就给了我一个机会。

  “作废?”郝文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“你做梦吧,不是我说,合同能作废的话,我早就不干了,九十九年啊,你以为在开玩笑?训练期没过的话,就延长训练期,直到通过为止。不过呢,延长的训练期是没有薪水的。”

  孙胖子说道:“那岂不是光干活不给饭吃?”

  郝文明将抽完的烟蒂扔到地上后说道:“好了,不说废话了。介绍装备之前,先简单说说我们民调局的内部结构。

  “刚才和你们说过了,民调局分六个调查室。我们属于第一调查室,也叫综合调查室,顾名思义,我们什么事都要负点责。第二调查室负责国内事务,第三调查室主任雨果你们刚才见过,他们负责国内的西方三大主流宗教事务。第四调查室属于外勤调查室,第五调查室的主任欧阳偏左,你们俩也见过,负责汇总和甄别全国各地报上来的事件,再由他们通报给各室,还有你们的装备也是由他负责的。

  “本来这些话都是属于培训项目的,应该由欧阳偏左和你们讲的,不过他临时有事,就由我先和你们说说。”

  “不对啊。”孙胖子扒拉着手指头说道,“主任,只有五个调查室,六室你好像没说。”

  “是吗?我没说?不能吧?”郝文明三个疑问句说得没什么底气。我也说道:“没错,郝主任,就差调查六室你没介绍了。”

  “你们俩的记性真好。”郝文明说话的语气不太积极,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:“六室的主任叫吴仁荻,如果有其他五室都搞不定的事,就归到他的六室负责。”

  孙胖子说道:“这个吴主任那么厉害?那不就是民调局的大拿了吗?”

  “好了好了,这些不说了,把基本装备给你们介绍一下。”郝文明很牵强地转移了话题。他从孙胖子的箱子里拿出了放在最上层的九二式手枪,“不是我说,你们俩一个是特种兵,一个是缉毒警察,这个东西你们俩应该不陌生吧?”

  我也拿起了我的那把九二式,刚才光顾看下层的物品了,有点冷落了这把手枪。现在拿在手中,才看出它和普通九二式手枪的不同之处。这把枪通体雕刻着类似符文的图案,枪身偏重,握在手中,感觉很是怪异。这不就是在水帘洞里,白发吴勉给我的那把手枪吗?老林的命就是丧在它射出的子弹之下。

  我卸下弹匣,又退出了一颗子弹放在手中。它和普通的子弹也不一样,弹头被打了个符印,迎着灯光照了一下,竟然亮得刺眼。

  “主任,这把枪不是你们民调局自制的吧?”我举着手中九二式问道。

  “什么你们民调局,是我们民调局。还有,你把枪放下再说,不是我说,你以前是当兵的,知不知道擦枪走火也能要人命?”

  看着我放下了手中的九二式,他才说道:“这把枪是在国产九二式的基础上加了点东西,枪身上雕刻的符文是龙虎山天师的驱魔镇鬼符,虽然是拓本的拓本,可威力还是不小的。这把枪的专用子弹也是有说道的,弹头是银合金的,做了防氧化处理,而且弹头做了特殊加工,击中目标时会二次爆炸,里面是高压缩的浓缩朱砂。至于弹头上的符印嘛……”

4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