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水潭

  “第二个缺点,这些活尸只能死一次,如果再死一次的话就真正魂飞魄散,化为虚无了。”

  老王盯着白发男子说完,才问道:“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吧?那几个活尸也好像见过你。”

  白发男子没打算回答他这个问题,说:“这个和你们没关系,是我的私事。”

  老王看着白发男子半天都没有言语。我咳嗽几声暗示他都没有反应。无可奈何,只能自己向白发男子问道:“你既然能进来,想必也能带我们出去。至少也得把那堵墙打开,我们自己回去。”

  白发男子摇了摇头说:“那道鬼门是进门,关上了就只能从外面打开,现在想出去只能走前面的生门。”他的话和死鬼莫特说的一样。不过算来里面最少还有三个活尸。刚才是运气好加上暗室里的空间狭小,才被干掉一个。要是三个或者更多的活尸冲出来,那最好的结果怕就是同归于尽了。

  眼前只有一条路,硬着头皮向前走吧。白发男子刚露出要向前走的意思,旁边的人呼啦一下都围了过来。胖子还觍着脸说:“一起走吧,还能互相有个照应。”我和老王几个人都有些脸红,这不要脸的胖子,还好意思说,谁能照应谁啊。

  白发男子也没有反对的意思,只淡淡地说了一句“想走就跟上。”随后不再理会我们,站起身来,向暗室的方向慢悠悠地走去。

  老王给我们排好了队形,他、胖子和宋二愣子跟在白发男子的后面,我和李炎负责押送莫特的马仔(莫特的尸体由那几个马仔扛出来),刘京生他们几个断后。由于经不起胖子的软磨硬泡,老王将缴获的AK47给了他一支,说:“给你,我不要了,麻烦你把嘴闭上。”

  胖子握枪在手,嘴上还是不闲着地说:“枪就是人的胆,枪有多大,人的胆就有多大。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说了,枪杆子里出政权。政权都能出,何况壮胆乎。”

  我实在受不了他唠唠叨叨,讽刺道:“拉倒吧,你的胆子拿大炮也壮不起来。刚才从暗室里跑出来,就属你跑得快。”

  胖子不服气地说:“你知道个屁,那是刚才手里没枪,不是和你吹,百步穿杨有点难度,九十九步穿杨孙爷还是手拿把攥。要是再来几个活尸死尸的,孙爷就撂倒他几个。”

  老王回头瞪着我俩说:“呸!你俩都闭嘴,胡说八道什么!还想再想再来几个?”

  白发男子走得并不快,进了暗室后,他看见被爆头的活尸,又看了看老王脸上的伤口,问:“被他的脑汁溅到的?”老王摸了摸还缠着绷带的脸颊说:“也不知道他脑袋里是什么,跟硫酸似的,还烧掉我脸上一块肉。”

  白发男子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老王,说:“用水调得稠一点,敷在脸上,很快就能长出新肉。”还没等老王客气,胖子蹭了过来说:“白头发大哥,刚才好像也溅到我后背几滴,现在还直痒痒。你那药也给我来几包?”

  “我说哥们儿,你那是长时间不洗澡,让汗碱拿的。”我拍拍胖子的肩膀说道。

  “真的真的,要不信你们自己看看。”胖子作势就要脱衣服。白发男子没有理他,径自进了暗室的后门。看见他的“白头发大哥”没理他。胖子讪讪地把脱了一半的衣服重新穿好,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着什么。

  走出后门是一条狭长的甬道。白发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偶尔遇到几个岔路他也没有丝毫停顿,左拐右拐一直带着我们走到了甬道的底部。

  这一路上我们几个拿枪的都是提心吊胆,不知道那几个失踪的活尸会从什么地方跳出来。好在直到出了甬道,连个活尸的毛儿都没看到。

  出了甬道口再往里走,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水潭。甬道口距离水潭也就一百多米,竟密密麻麻堆着成百上千具尸体。这些死尸不完全都是干尸,有的尸体死的时间并不长,由于溶洞的湿度太大,几乎所有尸体都有相当程度的腐化,有的已经烂成了一副骨头架子。尸臭恶气冲天,简直能把人活活熏晕。

  胖子捂着鼻子说:“就这还叫生门?妈的,刚出虎穴,又到龙潭……”还想再说什么,只是看众人都瞪着他,只能悻悻作罢。

  “王队,你看那儿。”张云伟的手电照着不远处地面的某个长条物体。老王顺着手电的光亮看去,是一只老式步枪,枪的金属部分已经全部生锈,枪托部分几乎完全腐烂。从外形上判断,不是民国时代的中正式步枪,就是小日本的三八大盖。

  “这也有。”李炎用匕首挑起来一个黑漆漆的锈疙瘩,看了半天才辨认出是传说中的“王八盖子”——小日本的南部十四式手枪。

  越往前走,发现的东西就越多,有崭新的防水指南针,已经锈成铁棍的大刀片子。一个倒在地上的骷髅架子怀里抱着一个看风水用的罗盘。甚至还发现三具外国人的尸体,这三人死的时间并不长,从体貌特征能看出高加索人特有的金发和白色人种的轮廓。

  三人身边不远处分别有两支已经打空子弹的AK47步枪和一支雷鸣登散弹枪。检查三人遗物时,没找到他们的身份证明,却在背包里找到了一捆雷管和五公斤塑型炸药。雷管和炸药被防水袋包裹着,保存得非常好。剩下的就是类似工兵铲、攀岩绳索和矿工头盔等乱七八糟的东西,口袋里还有八千多美金。

  老王愤愤说道:“那个王八蛋老林到底骗了多少人进来?”白发男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。刘京生说道:“老王,炸药和雷管扔这儿可惜了,带上吧,或许路上能用上。”

  老王点了点头,转头对我说:“辣子,你把炸药和雷管带上。”还没等我回答,胖子抢先走过去,边走边说:“我来拿吧,你们手拿肩扛的也有二三十斤了。这点东西还是我带着吧。”

  我正奇怪这胖货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心,直到看见他拿起炸药的同时,顺手将雷明顿散弹枪背在身后,又以极快的手法把那几千美金揣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
  再往前走就到了水潭的边缘,这是个地下溶洞,头顶上鳞次栉比垂吊着百十来个钟乳石,有几个的石尖已经伸进了水面。潭水黑漆漆的深不见底,要是平常我们几个人游过去也不算什么难事,可是现在抛开那几个马仔不算,光想想还有至少三个活尸不知道藏在哪里,一旦在水里遇上,我们几个怕是够呛。

  老王走到白发男子的身边问:“老哥,再怎么走?”没等白发男子说话,站在后面的一个马仔抢先说了“报告,我知道,这个算不算立功表现?”这家伙算聪明了,他参与了超过一吨的毒品走私活动。现在主犯死了,等审判时难免不会把他们几个从犯从重判罚,搞不好还要拉出去打个靶。现在争取个立功表现,最起码还能判个无期。老死在监狱里也比被打靶强。

  “嗯?你知道?”老王看了他一眼,这样的事他见得多了,“想说就说,不说就罪加一等。”

  “我说我说。”马仔不敢浪费这个机会,“以前我跟莫特来过几次,出了这片水潭就能出去了。”

  “废话。”老王骂了一句,“就是不知道怎么过这片水潭,游过去?”

  马仔没有回答,直接跑到岸边不远处的两个土包旁边。将两块篷布掀起,露出了两条舢板。舢板上面竟然装着马达和螺旋桨。这两条小舢板倒扣在岸边,盖上伪装用的篷布,远处看上去和土包没什么两样。

  看见出去的希望,大家悬着的心稍稍安稳一点。老王安排人把两条舢板拖进了水里。舢板并不大,一条船装十个八个人还是富富有余。我们十来个人分成两组,船终于开动了。只是因为要避开纵横林立的钟乳石笋,行驶的速度很慢。

  “终于能离开这鬼地方了,妈的,这趟活儿干的……以后睡觉得做噩梦了。”胖子上了船就显得更加兴奋,没人理他就开始自言自语。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我前面的白发男子。这哥们儿紧皱眉头一言不发,似乎有什么事没有弄懂。我和老王试探了多次,还问了大殿里金色骷髅头的事,他总算回了一句话“不管你们的事。”

  “王队,你看水里有鱼。”对面舢板上宋二愣子用手电照着水面嚷嚷道。顺着手电的光柱看去。舢板周围出现了好几群游动的影子。正围着舢板游来游去,看起来好像有鱼群在迁徙。

  “嗯?这是什么鱼?怎么看着那么别扭。”胖子坐在边上,看见有几条鱼游得近了,又不怎么怕人,便伸手向鱼群抓去。

  “别动它!”白发男子突然伸手挡住了胖子。“你什么意思?几条鱼而已,又不是你家养的。”胖子的脸上有点挂不住。

  白发男子也不理他,伸手在船边虚画了一个圈,食指在圈中心猛一点,水中跳起一条怪鱼,在胖子的眼前凭空跃过虚圈,重新坠落水里。

  胖子看得清清楚楚,怪鱼身上长的不是鱼鳞,而是一片一片的羽毛。这还不算,鱼嘴里横七竖八地长满了獠牙,还有半根人的手指挂在鱼牙上……

  “这也叫他妈的鱼?鸟鱼!”胖子瞪着眼睛向着怪鱼落水的方向发呆。同船的其他人也都看傻了眼。白发男子右手晃了晃,看他的手势是将刚才画的虚线擦拭了。

  这还算是人吗?子弹都很难打死的活尸,他说弄死就弄死。他对活尸的态度,就像活尸对我们的态度,追得满哪儿跑不算,还连打带骗的,最后还把脑袋掰了下来。现在又随便画个圈圈,就有长着羽毛和一嘴獠牙的鸟鱼跳进去。说他是平常老百姓有人信吗?

  李炎掏出根香烟递给白发男子,讨好地说:“好本事。我真是大开眼界,你这一手我都没听说过,不过话说回来,这长羽毛的是什么鱼?”

  白发男子没理会递过来的香烟,李炎有点尴尬地将香烟收了回去,不过白发男子还是讲出了水中怪鱼的出处,“这种鱼叫赢鱼,是邽山西岸的一种淡水鱼。这种赢鱼身生羽翼,叫声如同鸳鸯,离水即死。”

  胖子翻了翻白眼,说:“切,离水即死?鱼可不是离水即死吗。不对,刚才那条赢鱼跳出水面,不就是离水了吗?怎么没看它死?”我叹了口气,拽了拽胖子的衣角,胖子一脸不耐烦地转过头问:“干什么你?”我指了指水面,刚才活蹦乱跳跃出水面的那条赢鱼,已经翻了白肚,漂在水面上。

  胖子盯着那条死鱼喃喃道:“你还真配合我,早不漂上来晚不漂上来,我一说话你就漂上来了。”

  船上没人理会胖子的自言自语。想起赢鱼跳出水面时,嘴里咬着根手指的样子,我忍着恶心问白发男子“这种赢鱼不像是吃素的?长这么大个,不是食人鱼吧?”

  白发男子看了我一眼说:“在邽山时,赢鱼吃小鱼虾和水草,不过在这里……”他拉了个长音后说:“它们就只能吃腐尸和死人。”

  这话说得我一哆嗦,宋二愣子没听出来白发男子话里的意思,问道:“为什么在这儿只能吃死人?”白发男子面无表情地说:“水里除了死人就没有别的东西。”他这话一出口,两条船上顿时鸦雀无声。

  旁边舢板上的一个呆头呆脑的马仔趴在船板上,头几乎贴着水面,看着赢鱼跟在船后游来游去。正当他看得起劲的时候,一双惨白枯干的手,无声无息地伸出水面。没等马仔反应过来,那双手猛地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,一把将他拖入水中。

  “水下面有怪物!”胖子举枪对着还漂着浪花的水面喊道。老王也看见了,喊道:“戒备!水里有东西!”

  刚才那一幕不是所有人都看见的,同船剩下的几个马仔还在东张西望的时候,两条舢板周围的水面起了一阵涟漪,紧接着有十几个黑影跃出水面,闪电一样跳上两只舢板。瘦小枯干的身材,满脸狰狞的相貌,妈的,不是活尸是什么!不是说只有三个活尸吗?现在加上水里的,三十个都不止!

  “哒哒哒哒哒”,一时间枪声大作,活尸从四面八方跳上舢板,零散的攻击几乎没有任何作用。不过几秒钟的时间,旁边的那只舢板只剩下老王、刘京生两人,同船的几个马仔已经被活尸咬死后拖入水中,还搭上了张云伟和李家栋。

  “你们快跳过来!”我冲着他俩大喊道。与此同时,白发男子手中的短剑捅进了一个活尸的肚子,顺势向下一划,一副好像被风干了的下水掉在舢板上,转眼间活尸变成了死尸。没等他拔出短剑,白发男子的左右同时跳上四五个活尸,白发男子一脚将其中一个活尸踹下水去,身子露出一个空当,被剩下四个活尸撞下水去。

  没了白发男子坐镇,我们这船人只能靠自己了。这只舢板上还能动的有李炎、宋二愣子和胖子,再加上我四人。好在船上还剩下两个活尸,有了在暗室里的经验,我对准其中一个活尸的脑门就是一梭子。“哒哒哒”一阵之后,距离我最近的活尸被爆头,我后退一步,避开了他要命的脑汁。

  还有一个!我调转枪口再射击时,枪口却发出嘎嘎的声音。妈的,没子弹了。宋二愣子和李炎的子弹打不到同一个点,活尸的头上虽然火星四溅,却起不到什么实质作用。

  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弹匣,举枪瞄准,手指刚碰扳机,就看见一个肥硕的身影手持AK47喷出一串火舌,活尸的脑袋应声而爆。还真是九十九步穿杨啊。

  没了后患,我们几个调转枪口,向对面舢板围着老王和刘京生的几个活尸一阵猛扫。胖子索性扔掉了AK47,换上了在岸边捡到的雷明顿。

  “你们俩趴下!”胖子一声大喝,连续拉动滑膛扣动扳机,“嘭!嘭!嘭!嘭!嘭!”接连就是五枪,由于两船距离太近,散弹枪巨大的冲击力将围住老王他俩的几个活尸打到了水潭里。

  “别愣着了!过来啊。”胖子喊道。老王和刘京生同时向我们这边的舢板上跳过来。两人已经跃到了半空中,眼见就要跳到舢板,水里突然窜出两个活尸,在半空中直接将他两人扑到了水中。他们勉强挣扎了几下,就被拖入水底,一分钟后,两人残缺不全的尸体浮了上来。

  事情发生得太快,我再开枪时,老王和刘京生已经栽到了水里,子弹在水中威力大减,对活尸已经没了威胁。

  一分钟后,两人残缺不全的尸体浮了上来。眼睁睁看着战友相继牺牲,我的怒火在胸中翻腾却找不着宣泄的通道。水面上逐渐还有活尸聚集到一起,对着我们龇牙。

  猛然间,我想起了胖子还有点好东西,“把炸药给我!”

  “干什么?”胖子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“这是十斤塑性炸药,会炸到我们自己的。”

  “你废什么话!”我直接在胖子的包里翻出了装有塑性炸药和雷管的透明防水袋。对着活尸成群的位置扔了出去。在炸药入水的一刹那,我对准了雷管扣动了扳机。

  “轰!”一声巨响,水面上被炸起了四五米高的水柱,头顶上不断有钟乳石落下。伴随钟乳石掉下来的,还有活尸的残肢。

  爆炸的气浪差点将我脚下的舢板掀翻。我和胖子四人拼命抓住舢板的船帮才没有被甩下去。半分钟后,舢板才平稳下来。

  “你不能分一半扔吗?”胖子几乎趴在舢板上,瞪着我说道。

  刚才炸药出手时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有一种和活尸同归于尽的冲动。现在想想一阵后怕,我说:“你也不提醒我一下”

  “来得及吗!你给我说话的机会吗!”胖子的五官已经纠结在一起了。

  “不是都没死吗?少说一句吧。”宋二愣子和李炎说话了,他俩的语气明显是在我这一边,气得胖子直哼哼却无可奈何。

  李炎看着水面低沉地说:“把老王他们的遗体带回去吧。”

  我心里一阵悲凉,和他们一起将老王他们四人的遗体打捞上船。再找白发男子的遗体,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。算了,就这样吧。我们四人商量了一下,一直向前走吧,应该离岸不远了。

4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