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干尸

  刚开始,胖子还假模假样地验了验货,胡说八道几句之后,莫特把他当成了知己,甚至许诺做完这一票就把这个山洞让给他。

  原本胖子只要找到藏毒地点就算完成任务。可就在离开暗室时出了状况。

  暗室的四角供奉着四具干尸,莫特来过多次,对他们的恐惧早就麻木了。只是有当初的苗人的警告,莫特不敢擅动。

  胖子和莫特正要离开暗室,突然四个角落里各自亮起了一团绿光,随即响起一阵“嘎巴嘎巴”的声音。胖子看得清楚,原本盘腿坐在对面,如同老僧入定的干尸慢慢站了起来,动作虽然缓慢僵硬,意图却是十分明显。

  一名站在墙角的马仔还没反应过来,被身后的干尸一把搂住,马仔大惊之下回头,干尸顺势咬住了马仔的嘴唇,它的腮帮子来回鼓动,对马仔来了一次激烈的“舌吻”。马仔激烈的反抗没有丝毫作用。干尸的四肢紧紧地环抱着他。胖子就见马仔的身体迅速干瘪,只过了十几秒钟就成了一具皮包骨的骨架子,再看干尸的皮肉反而有了血色。

 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等众人明白过来,那个马仔已经气绝身亡。莫特及其手下大骇之下,举枪对着干尸搂动了扳机,子弹打在干尸的身上没有任何效果。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面前这个怪物上,没防备角落里还有三个蠢蠢欲动的干尸已经睁开了眼睛。刚开了几枪,剩余的干尸也站了起来,几乎同时抓住了附近的马仔,对准他们的嘴巴来了一个“长吻”。眼见着那三人挣扎抽搐的频率越来越慢,直至没了生命的迹象。

  当时胖子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看着被干尸挡住的出口。把心一横,一把抢过身边马仔的AK47,对准隔开大殿的墙壁就是一梭子,莫特也反应过来,调转枪口打向胖子射击的位置。枪声停止时,胖子大喝一声,双手捂头后退几步,对着被子弹打过的墙壁猛撞过去。

  胖子将近三百斤的体重直接撞塌了墙。莫特和几名马仔托了胖子的福,连滚带爬跑了出来。

  老王听完了胖子的叙述,紧锁眉头看着前方倒塌的大洞。并不见有什么干尸之类的怪物的出来,甚至连异常的声响都没有。

  这里太邪了,老王安排了李炎守在了倒塌的洞口旁。算起来我们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。找到藏毒的地点,抓住莫特,只要安全地把这些人带出去,就大功告成,万事大吉。

  老王走到莫特的身边问:“还有出去的路吗?”莫特低头犹豫了一下说:“有。”老王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被莫特下面一句话噎住了,“在里面还有条路。”他手指着墙壁倒塌的暗室方向。

  “你来带路。”老王看着他冷冷说道。“我不进去!”莫特的回答有点歇斯底里,“要不你就在这儿直接打死我,总比进去让怪物吸干了好!莫莱米糕,米果马莱。”最后还带出几句我们谁也听不懂得缅甸话。就这还大毒枭?看着他已经湿透的裤裆,我心中一阵鄙夷你真是给你们毒枭丢人。

  不论老王怎么连哄带骗,也可以说连打带骂,莫特咬紧了牙关,死活就不进去,他手下的马仔也哭丧着脸,和老大一条心了,要死就死在这里。

  自打刚才胖子讲述了暗室里的遭遇后,我心里有了个奇怪的念头之前听向导老林说过,瀑布死人潭是当地苗人的禁地,怎么会有苗人知道瀑布后面的秘密。还无偿地把它贡献给了莫特。这里面阴谋的味道越来越浓。

  老王正拉着刘京生商讨下一步的对策,宋二愣子他们除了看住莫特和几个马仔,就是时不时地瞟几眼暗室的洞口。

  看着没什么人注意。我走到莫特身前蹲下,递给他一根“军威”(从老王那儿要的),说:“你救了的那个苗人叫什么名字?”莫特点着了火,深深吸了一口后,随着烟雾吐出两个字“林火。”

  姓林?我感觉开始靠近真相了,又问道:“他长什么样子?”莫特描绘的那个苗人的相貌在我脑中越来越清晰,几个小时前我还见过他,我还给了他半盒“军威”。

  “你认识他?”身后忽然有人说了一句。我吓了一跳,回头时一张胖脸正对着我重复了一句“你认识那个苗人?”胖子说话的口气不善,听起来很没有礼貌,让我多少有点不舒服。“不认识。”我冷冷地回答道。你们缉毒处很大吗?再大也管不着部队吧?

  说完我马上走到老王的身前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王队,我们好像被人算计了。”我把向导老林的事说给老王听。老王听得直皱眉头,“你的意思这是老林布的局?这个姓林的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老王有个好处,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。费那个神干吗?他摘下头盔,挠了几下他稻草一样的头发,说:“是不是老林干的,出去以后再说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胖子已经走了过来,他这时说话的语气已经好了很多,对王队说:“这位队长,你们俩打什么哑谜?什么老林,苗人的?”

  胖子怎么说都算自己人,除了长得猥琐点、说话夸张点之外,也找不出别的什么毛病。老王没打算瞒他,把老林的事说了一遍,胖子听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“他奶奶的,咱们八成是着了姓林的道儿了。他让莫特进来就没安好心。”

  刘京生在一旁说道:“老林的事出去再说,他跑不了。现在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出去。”

  “进去探探路吧。”老王拍板了,“京生,春雷,辣子,你们仨跟我进暗室里探路,剩下的人待在原地,看管好犯人。”

  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胖子说:“一起进去吧。”

  胖子的脸色已经吓白了,“不去,你说破大天来我都不进去,我有病啊?好不容易逃出来再回去送死?”

  老王说:“你进去过暗室,了解里面的情况,我们需要你的协助。如果你不进去的话……”老王向莫特他们一扬下巴,“你还指望他们谁能进去?”

  看着惊魂未定的莫特及其马仔,胖子开始犹豫起来。我在一旁开始煽风点火,“暗室里面的干尸很可能是老林派人假装的,他是在图谋莫特藏在这里的毒品。你想想看,一吨多的白面儿,就算把好莱坞的顶级特效团队找来布个局儿都是毛毛雨了。”其实最后这句话我自己都不信,无缘无故重新开了天眼,在大殿里突然有了被“人”盯上的感觉,要说没有那种东西,打死我都不信。只是为了快点从这个鬼地方出去,逼得我开始胡说八道了。

  胖子的心眼开始活泛了,眨巴眨巴他的小绿豆眼思量良久后,他说出了一个条件“我最后一个进去。”

  “行!没问题。”老王一口答应,将刚才收缴的莫特的伯莱塔手枪递给胖子,说:“用这个没问题吧?”

  “凑合着用吧。”胖子推出弹匣检查了一遍。觉得心里还是不太有底,“不能给我一把自动步枪吗?不要你们手上的,AK47就行。”

  老王不知道胖子的深浅,真要是给了他AK47,一旦发生了突发情况,没被暗室里面的东西伤着,再被胖子突突了就太冤了,于是他说:“你在最后用不着冲锋枪,有把手枪壮胆儿就足够了。”胖子倒也没有强求。

  老王最后向莫特询问了暗室里通道的准确位置。我们四人以战术队形向暗室倒塌的洞口慢慢走去,胖子离我们老远,这货做好了准备,情形不对就马上回头。

  我们四人隐蔽在倒塌洞口的两侧,可以隐约看见里面有莫特留下的火把,火苗忽明忽暗地闪烁着,更显得里面阴森恐怖。只可惜火把的光亮不足以让我们看清室内的全貌。

  老王向刘京生做了个手势,刘京生点了点头。回手在军用背包里掏出一个战术手电,对着洞口扔了进去。老刘使了暗劲,手电在空中不停地打转。

  在手电扔进室内的同时,我们四人从不同位置冲了进去。顺着手电旋转的光亮看去,直至手电落地,并没见胖子和莫特口中的什么干尸。只是在地上发现了四个马仔的尸体,和堆在地上成箱成箱的毒品。

  胖子在外面没有听见什么动静,壮着胆子把头伸了进来。确定安全后,才小心翼翼地进来,他诧异地问:“咦?那几个怪物呢?”

  “有个屁怪物,地方就这么大,要是怪物它们还能飞了?”宋二愣子是坚决的无神论者,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封建迷信的机会。

  “宋春雷,你少说几句,先找出口,出去了再说。”老王说完带头走到角落里,按照莫特教的方法打开了暗门。

  老王刚打开暗门,一张精瘦的人脸探了进来,一张嘴,露出一排还沾着人血的尖牙,口中呜哩呜噜不知在喊些什么,对着老王冲了过来。

  我靠,在门后面!

  眼看着瘦巴巴的人脸伸过来,老王的反应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。反手将门摔在瘦人的脸上,将他暂时挡了一下。同时向后连退几步。胖子在后面见势不妙,举起手枪就要打,刘京生怕他误伤老王,一把拦住他说:“你先出去躲起来,现在用不着你。”

  用不着老王下命令,我、宋二愣子和刘京生已经对准了门外的“人”,看到老王退到了安全的位置,我们三个几乎同一时间扣动了扳机。

  “哒哒哒哒哒”三把枪九十发子弹将那道暗门瞬间打烂,可惜对那个“人”没什么效果,他只是被子弹的冲击力打得接连倒退了几步。一梭子子弹转瞬间打完。枪声一停它又晃悠悠地走过来。

  “打他头!”老王几乎吼出来。他手上没闲着,一搂火,97突击步枪的枪口吐出一串火舌。一时之间,那个“人”的脸上火花四射。这次射击有了效果,那“人”口中发出了哀嚎的声音,伸出胳膊,把脸埋在里面,看得出来,老王这一梭子打得他很疼。

  “你们三个摆姿势啊!朝他脑袋招呼!”老王大声吼叫道。

  “老大,你催命啊!换子弹呐!”刘京生和宋二愣子比我先半拍换好了弹夹,对着那“人”的脑袋开了火,只是目标有胳膊挡着,很难有什么效果。

  “看准了再打!”老王话音落时我也换好了弹夹,一拉枪栓,对准那“人”胳膊的缝隙就是一个长点射。五六发子弹打在他额头的同一个点上。

  “嗷!”那“人”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,一道黑色的液体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。

  有效果!我将扳机一搂到底,子弹沿着一条直线打在那“人”额头的伤口上,“嘭”的一声,有类似西瓜从高空中摔到地上所发出的声响,那“人”的脑袋被打得爆开。身子倒在地上,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。

  它脑袋里的黑色汁液向四处溅去。有几滴溅在老王的脸上,“呲”的一声,老王的脸上冒起了一阵白烟,转眼间,竟将他脸上的一片皮肉生生燎去,已经露出的红肉渗出红黄色的脓血,散发出一股类似鱼腥的气味,伤口开始慢慢向外扩张,还有向肉里侵蚀的趋势。

  老王痛得浑身直颤,咬住了牙才没叫出来。宋二愣子掏出医用绷带要替他擦拭,被我一把拦住,“别擦,不知道那是什么,可能一擦一大片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看着王队疼死?”宋春雷不愧是二愣子,愣起来的时候说话都冲得要命。“用水冲!”刘京生瞪了他一眼,拿出军用水壶对着老王的伤口开始冲洗。

  一壶水倒下去后,脓血被冲掉,老王脸上的伤口也不再扩大,开始流出红色的鲜血。只是脸颊的伤口处已经被腐蚀了个大洞,从侧面都能看见老王的牙齿。

  我和宋二愣子将老王的伤口包扎好,老王说话已经不太利索了,“鸡西狗。”

  “什么狗?”我没听明白。

  “鸡西狗!”老王重复了一遍。

  还是刘京生听明白了,“是继续走。”

1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